请输入关键字进行检索:
潜学、创新、关怀----采访解世雄院长
作者:解世雄    文章来源:成长博客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3-31

潜学、创新、关怀

----采访解世雄院长

——:你上大学时的情况是怎样?

解院长:我上中学时,正是中国文化大革命,没有高考,读书条件差。1977年邓小平主持党中央工作,提出了改革开放,召开了全国的科学大会,全国人民为之振奋,科学与教育的春天终于到来了。

当年中央召开教育工作会议,中央从没开过长达40多天的教育工作会议,会议决定恢复高考。如果按照传统的招生制度,就是9月份入学,那就是说要推迟半年,就是高考要到1978年才能举行,一批有识之士建议:荒废了十几年有些人都老了,既然要改革,为什么不可以打破常规?所以就出现了历史上空前绝后的197712月份的高考。

我们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还会有高考,电台一播,说要高考,全国人们都很兴奋。在高中毕业4年后,我参加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恢复高考后的首次考试。我记得那是在771215号考试的,考试科目不多,考了语文,数学,政治,还有理化。在当时的背景下,可以说是轰轰烈烈的,有的考生还抱着孩子来参加考试,因为10年没考了,最大的是30多岁,小的十五、六岁,两代人共同参加高考。全国呈现了学习科学文化的热潮。不过当时考上的人不多,一个县,几千人参加高考,考上大学和中专的只有百来人,但是那时跟现在不同,考上中专就相当于公务员,竞争也是很激烈,不压于现在的公务员考试。

1978年我在贵州上大学,条件很差,纸张极度匮乏。我们当时作业本都买不到,一个月才吃得上一次猪肉,还要发加餐劵,连豆腐也要加餐劵,穷到这样的程度啊,我不知道当时的广东怎么样,其他时候就是一点点青菜汤,每餐都是五分钱,第一年就这样子。但当时大家也没有什么抱怨,反而感觉到很幸运,很幸福,在这样激烈的竞争当中还能考上大学,当时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英雄一样,感觉到很自豪,所以大家都很自觉学习,根本没人管,也不用人管。当时是精英教育,大学学生很少,整个国家没有万人大学。第一届高考,本科生真是少之又少,专科生也少。我们嘉应学院当年只招收了110名学生,入学竞争很大,跟现在很不同,我们学院现在一年招6000多人。

我们上大学时,大家都很珍惜学习的机会,心态也比较好,不用交学费,不用交宿舍费,一个月还有十几元钱的生活补贴,基本够吃饭,还有医疗补贴,人均两三块钱吧。通过很长时间的饥饿,对知识的饥饿,突然间得到一个学习的机会,很高兴。现在相反,你在读大学之前已经学厌了,学怕了,上了大学你就放松了。

当时读书,大家都特别自觉,不像现在,逃课的呀,玩手机的呀,很多。,你们一回宿舍就玩游戏啊,上网啊,聊QQ啊,打电话啊,我们以前什么都没有,通讯工具,就只有一种,写信,那时候,我们一星期给家里写一封信。当时也有娱乐,学校一星期放一次电影。星期天(当时还是读六天放一天的),我们就打打球啊,洗洗衣服啦。我们以前的系主任很清闲的,有很多时间可以搞研究,不像我现在很忙,开会多,各种评比检查多、要填的表也很多。我印象很深,第一次上力学课,三个老师走进来,一个老师主讲,两个辅导。不像现在,我们一人要讲两门课,三门课,还要经常开会。以前跟现在的学习氛围没有可比性了。

——:院长,听说您在大学时的体育爱好很多,请问这些爱好给你带来了些什么?

解院长:我上学时条件差,小学没有运动设施,到了初二学校才有篮球板,我常常去学打篮球,因为我个子不高没有选进校队。到了高中以后,学校有排球队,我学打排球,后来排球老师看我比较有天份,高一让我进了排球队。我就跟老对员一起去训炼,到了高二,因为我炼得比较刻苦,球打得好,所以我就当了排球队队长。我们球队要参加市的比赛,所以从高中开始,我就参加了训练,比赛前停课集中训练了两个半月,实际上就是天天打球,运动基础打得比较好。

上大学后,刚好我们班又有几个跟我相似的同学,都是专门训练排球半年以上了,我们三人住一个宿舍,排球比赛我们班得了全系第一。后来又打了全校第一,所以我们三个人就被选到校队。当时有全省大学生排球比赛,我们得了全省第二名,第二届我们就打了第一。当时贵州工学院,一米八九的队员不少,发挥好的话就可以打得很好,发挥不好的话就很差了。而我们是属于比较稳定的那种,最后打赢了。1980年我们参加了大连召开的首届全国大学生三好杯排球比赛。打球也给我带来很多的乐趣,身体好也很少生病,不像现在的学生,在人生身体最好的阶段,二十来岁就有点老迈了。其实你们现在的学习压力,主要是来自心理的,真正来自学习上的,基本没有。不过也是,你们现在玩的东西多了,也要浪费很多时间,上网需要时间,聊QQ,发短信,打电话,都会占用你们很多时间。所以其实概括起来,读大学锻炼身体很重要,大学是你学习的最好时光。

——:院长,现在我想问一些有关您的专业的问题。物理文化这一概念是您最早在全国范围内提出的,请问您当时是怎样想到要提出这一概念的呢?

解院长:1982年大学毕业以后,我就分配到一所师专教书,我就感觉到物理很难深入专研,因为条件比较差。不过当时就有很多新兴学科,比如,科学方法论、科学史、物理学史、创造学等。我发现当时的物理教材都只是一些死板的公式,很多东西都被挤压掉,后来我看了很多书,发现物理是一门具有很多科学方法的,科学创造的学科,这些新的东西就吸引我。其实那段时间我读了很多人文科学的书,然后我就去体会,去想。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想到这些问题,我就写了《物理教育的多维探讨》这本书,你们看看这本书跟现在的书有什么不同?看得出来吗?其实这本书跟现在印的书不一样,不是电脑做出来的。这本书是用那种铅字印出来的,铅字印的书它跟现在有什么不一样?铅字印出来的书是很珍贵的,就像刺绣跟机绣一样(体现出它的价值)对,当时出一本书,难度很大,因为当时不可能有那么多资源去给你随便印书。出一本书,要从字库里找一个字丁,还要一个个排版。一个工人一天大概只排一两页,所以这本书,实际上印了2年多。这本书给我的鼓励很大,当时要出一本书的难度很大,如果一个人的名字是用铅字印出来,那时很光荣的事。我记得是91年春天写好的,当时全校还没有人出过专著。那本书是通过《光明日报》在全国征稿精选出版的。出版社还给我稿费,当时的稿费,是3000多,在当时来说是很多,为什么呢,那个时候我的工资大概是200多块钱,这份稿费相当我一年多的工资。那年我刚好买了学校建的新房子,你猜多少钱?(2万多吧)没有那么多,7千块钱,我的稿费就是那套房子的一半。(这么厉害)所以就会对人有鼓励啊。出了一本书,买了半套房子,很有成就感。

后来,我发展得挺好。因为那时候没有人要求你做科研,我做了一些自己喜欢的研究,对自己很有激励。不像现在真正会写文章的人比较少,但是人人又都写得出来,为什么?大家都是逼出来的——抄。

因为要写多维探讨这本专著,所以我读了许多书,也涉及到文化方面的知识。1989年,我去桂林参加一个会。桂林这个城市我挺喜欢的,为什么?桂林这个城市开的两次会议对我的影响很大。那次会上德国的一位教授做了一场报告,他在里面说到物理教育低的效率,其中他就讲到一个观点,就是说,实际上现在全世界的物理教育搞得不太好。为什么说搞得不太好,就是说,老师们都在让学生们死记硬背一些干巴巴的公式、概念,物理学包含的哲学,文化,都体现不出来。当然,原话不是这样讲的,大概就这意思。我就第一次感觉到,物理科学,除了知识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价值。当时就这么隐隐约约有这个概念,但当时也没有物理文化这个概念,西方人也没有定义什么叫物理文化。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找到西方一种关于物理文化概念的定义,他们认为物理是文化的一部分。后来,94年我发表了《从文化的角度看物理教育》这篇文章,我看了一批书,其中《文化学引论》里面有一些文化的定义,特征、文化传播等,我吸收了广义的文化研究的成果。我终于看到不是说物理知识就只是物理,它也有属于广义的文化。我还看了许多报刊资料。后来我发现,如果要思考一个问题,就要从概念出发。要建立一个理论,必须要有一个基础,一个逻辑起点,然后才开始构建理论体系。那时全校那么多教师,只有我一个人被评上市的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但不是给我个称号就完了,需要我做一个项目。做什么项目,自己去想,没规定。当时没有互联网,我几乎每天都去图书馆翻阅各种书刊。后来我发现全中国没有人研究物理文化,所以当时我就大胆提出研究物理文化。那时我就跟市里签了一份拔尖人才目标责任书,承诺在3年内完成《物理文化论》。然后我就整天研究物理文化,当时课很少,其他事务也很少,不像现在很多无用功要做。两年多的艰苦努力完成书稿,然后我就把它寄给出版社。那个出版社马上就给我回音,同意出版。这本书就不再是铅印,是电子版的。从我把书稿交到印出来,不到半年时间。这本书产生的背景就是这样的。我是自己悄悄在一个小地方做的,没有人知道的。全中国没有一个人研究这个问题,也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到了什么时候大家才知道这个问题,大概是1996年这本书出版。97年,我在西安全国高等物理教育研究会议上,做了20分钟的大会报告介绍了《物理文化论》。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吃惊,他们全都没听过,引起了轰动,当时陕西师大的一个老教授跟我说你做得很好,要沿着这个方向研究下去。开了这个会后,我就有点成名啦。第二年,全国高等物理研究会,就推荐我做理事,因为理事中只有我是师专的,所以这对我蛮有鼓励的。

后来我主要进行物理文化与教育之间联系的研究。为什么呢?来到嘉应学院以后,我就在教务处做副处长。当时有一门课老师们都不愿意上,什么课?物理教学论。为什么他们不愿意讲《物理教学论》,这门课,不好上。为什么说不好上呢?因为学生自己看得懂。大多数老师觉得学生看不懂的课好上。这门课,简单,像中学的课。说它是中学的课吧,它又是属于大学课程。说它是理科的课吧,又有点文科的东西,说它是文科的课吧,又有理科的东西。所以说,不好上。反正我那时候也没什么课上,就去上了这门课,也开始了我物理文化与教育的研究。所以后来我又写了一本叫《物理文化与教育》的书。其实一个人的学术思想,是由经历决定的,并不是你想做就可以做。我是自然而然做了物理文化研究的,现在也有一些物理课程教学论的研究生在研究这个问题。

现在物理文化研究被重视了,在网上一查,这个问题是我最早研究的,很自豪。现在很多人引用我的观点。但现在我也要跟别人学习,因为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在研究,他们从其他角度来研究这个问题,我也要学习。他们的很多想法又会启发我,互相启发嘛。这本书就是这么来的,可以说有了第一本书才有第二本书,有了第二本书就才有第三本书,他是一环扣一环的,我不可能一开始就写出第三本书。他有一个文化积累的过程,不光是我个人积累,是全社会的积累。大家也研究这个问题,也思考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不是刚开始接触就懂了,需要慢慢深入去理解,去研究。当时我走这个路也是一个偶然,也不是说我当时就想走这样的路,就是当时我有这样一个背景嘛,一般物理老师不具有的背景。要喜欢文科的东西,现在很多物理老师不喜欢文科的东西,很多文科老师不喜欢理科的东西。很多物理老师对文科的东西不涉猎。我就比较喜欢文科的东西。高中毕业到高考前,我在中学当了三年的语文老师和物理老师,所以说我的经历跟其他物理老师不同。既然要教语文,我就认真去学语文,我把大学中文系的基本理论课都学了,那时我喜欢诗歌、书法。所以说我的经历比较特殊。那时候我很喜欢读毛泽东思想,读得很透,读得很懂。我的行政经历也比较特殊,我做过两个系的主任、书记,一个小学教育系,一个物理系,还做过学校教务处的领导。所以说我的研究兴趣,跟其他人不同,现在要想找这样的人基本也找不到。因为现在分工很细,大家都不会越过自己的岗位去做别的事。

——:院长09年您的新书就是《物理文化与教育》出版,在这本书里面你想带给读者什么?

解院长:我提出一个理念,我们教物理不仅是教书,是在传播一种文化,就是把物理当成一种文化来传承,不是当做知识来传授。为什么以前不当文化当知识?,这与我们中国历史有点关系,我们中国是一个几千年的文明古国,它不接受西方文化。辛亥革命的时候,就有一批学者宣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所以大众不了解西方文化,我们只了解西方科技。知识不是一个独立的,它是在一个文化背景下产生的,是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所以我们要传播这种知识就不能回避这种文化,比如这种文化里面的一个最核心的的价值观就是创新,探索。中国文化不讲究创新,讲究服从,随大流。但是物理文化讲究版权,发明权。像牛顿与胡克在300多年前就有争夺发明权意识。所以物理学刚发明的时候它就面临着一个发明权之争。物理文化的精髓不是知识而是观念,是精神。所以我们应该培养学生的一种观念,一种精神。人类在自然界生存有不断探索自然界的一种欲望,了解自然发展的规律。所以它的价值就是研究和探索自然规律,发现这些规律,物理学家一旦把它表达出来的时候就感觉这一生太幸福了。所以许多规律采用发明者的名字命名。中国文化就是体现统一不突出个人。物理文化不只是物理与文化两词连在一起而已,它有很多东西的。我的妻子是英语老师,同时上文科学生和理科学生的课,她说这俩群学生的思维很不一样,在回答问题的时候理科的学生善于独立思考,比较敢想,文科的学生则不同,他们的英语表达能力比较强。所以说不同文化熏陶出来的人很不一样。所以我研究物理文化是有实践基础的,物理文化本身是存在的,所以才研究它。其实每个人都是一个文化载体,受到地域文化,家庭文化,学科文化的影响,这样讲你们对物理文化应该会比较了解了。

——:院长,您觉得哪些物理文化名人最值得研究?

院长:无论学什么我们都有一个向古人学习的问题,古代的文化名人标志着那个时代的最高水平的思想文化的一种境界。我们现在的人如果不学习他们这些东西我们就不能超越他们。理解物理要从亚里士多德开始,从他的思想开始、然后是伽利略、牛顿、爱因斯坦、波尔、费曼、费米等等。把这些理顺了你才能够针对理解这个学科发展的整个历程以及他的精髓是什么,否则你只是背概念,不清楚怎么回事。这个历程的结果就是物理名人的著作。我们读这些名著就是为了了解物理学发展,它的来龙去脉,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研究这些东西你就能体会物理学的文化精髓。

——:您认为物理学院工作哪方面比较好?目前的发展存在哪些不足?

院长:现在物理学院有哪些方面比较好呢?就是领导班子大家齐心协力,我们自己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指导思路,我们有发展规划,工作思路,还有好的工作环境,因为我们人际关系比较好,老师不会勾心斗角,比较和谐,有比较好的工作氛围,我们中青年教师后劲比较足。他们受过的训练还是比较不错的。我们20多个老师现在就有7—8个博士,以后补充博士教师也容易,所以说后劲比较足了。还有我们的仪器设备还算不错。我们的2个专业(物理师范;光信息科学与技术)都是社会长期需要的。2个专业投入较大,办这些专业比较难,不像英语,计算机就比较容易,每个高职院校都有办。能学物理的人不是很多,学物理的人他的思维训练是比较好的,吃苦耐劳能力也是比较强。我们的劣势是什么呢?我们的劣势应该就是规模偏大。学生太多,师生比例不好,老师会比较累,工作压力大,这是全中国的问题,学生多也是好事,这说明学生受教育比较多。我们的劣势还是教师资源偏少,每个院系的都一样。我们后劲比较足,可能后来居上。

——:院长,我们现在来谈一下最关注的问题,就业问题。

院长:这个问题,我有一个观点:现在是我所看到的有史以来就业最容易的时期。你们可能说现在就业这么难你怎么会说容易呢?我年轻的那个年代,工作岗位很少。当时商业不发达,工业也不发达,现在梅州就业机会很多,整个商业有几万人就业,还有房地产、工厂、企业机关、学校等等需要大量的人才。所以说现在是就业最好的时期。现在就业岗位很多,但是为什么学生觉得现在就业压力大,因为大学生接受的是大众教育,他们往往把自己拔高到精英教育,他们就觉得他们的就业应该比别人好,觉得自己应该做很好的工作。没想到自己是一个大众教育的普普通通的公民,应该从底层慢慢奋斗,成功需要时间。心态没有问题就业就没有问题。

4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一分 二分 三分 四分 五分
内容: